tickck's Journal
 
[Most Recent Entries] [Calendar View] [Friends View]

Saturday, April 27th, 2013

    Time Event
    4:37p
    快樂一點點
    好多天,這裏的天氣都透著一股悲傷的氣息。墨灰的天空,周遭彌漫著滄涼的寒氣。細雨綿綿潤無聲。每天七點手機鬧鍾准時響起,慵懶的關掉鈴聲繼續賴床,幾分鍾後便會很不情願地爬起來,必須地埋怨兩句。然後是騎著我的自行車穿梭在一條滿是寂寥的大路上。

       很多時候,當我很努力地揚起笑臉時,那股莫名的心酸就會愈加濃烈。我不是一名愛笑的女子,我淡漠冷然。陳醫生的《看穿》有唱:每個人 都會很習慣/碰見了人 先做表面/每個人 都會不習慣/看見了人 真誠爲先。只是先做表面,所以,會有很多:您好,對不起,不好意思,沒關系,謝謝,您慢走,再見……

       常常,看到某個神似的眼神,某個神似背影,某個神似的動作,某個神似的人,即使是隨意間看到某個不神似的人,就會發瘋似的開始思緒泛濫。是想念,深深的。經常在感到難過時擡頭眺望天空,試圖尋找你柔和溫暖的笑臉,而最後只是剩下我一聲無奈的歎息。“思念不聽話,自己跑出來”,“一思念就撕裂靈魂”。思念已經深深地侵蝕著我的血肉和骨頭,回首2011年的過往,連感慨都覺得費勁,自從完結《手心向陽,手背微涼》這個故事後,突然深深地對文字感到陌生,于是在博客裏消失了一陣子,偶爾會登陸,看看大家的動態。心,有時候像被掏空了一樣,好比一口幹涸的枯井,那種對水有著強烈的渴望,大概許多人會明白吧。時而有風,掀起一波塵土飛揚,席卷一地的枯葉飄揚墜入井口,落到悲涼的井底世界,那是無邊無際的暗黑般塵埃落定。

           好幾次看到一個男人的側臉,我都錯認爲是你。我只是覺得可笑,爲什麽要死盯著人家,多麽希望那個便是你。無論如何總要睜大眼睛認清那人。哦……只是原來不是你。我想念你的時候,你從來都不會出現。

       昨晚,你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,我已經沒有再有過激的情緒,冷淡得連一句問候也沒有。你尴尬地站在那裏,你問我,什麽時候放假呢?

       十分鍾後,你很無趣地離開了。我倔強地覺得,從前我們那麽需要你的時候,你也從未真正關心過我們。如今可以自力更生的我更不需要你假惺惺的關心問候。當然,高傲的你更不會請求我們的原諒,而我也可以理所當然地繼續恨你。其實,很多時候都會很想念你,會幻想過很多你愛的方式,只是更多的,已經不需要你的出現,如果可以,就讓你住進我的思念裏吧,這樣,我會快樂一點點。

    << Previous Day 2013/04/27
    [Calendar]
    Next Day >>

About InsaneJourn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