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ckck's Journal
 
[Most Recent Entries] [Calendar View] [Friends View]

Friday, November 23rd, 2012

    Time Event
    5:31p
    我們
    那是我們的開始。我成爲寢室裏第一個有了男朋友的女生,我們的幸福成爲她們所有人羨慕的焦點。我們總是一起去食堂,一起去自習,一起去操場散步,一起去圖書館牆角餵貓,日子過得不緊不慢,我們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,走路的時候總是十指緊扣,想要把對方扣進自己的心髒裏。   這是我們的第一年。然後就有了第二年,我以爲只要我們繼續走下去,總會有第三年,第四年,然後是畢業,見家長,結婚……一年又一年。   難道蘇楊就沒有這樣想過嗎?   “總之,在畢業前擁有何詩詩的日子裏,我是幸福的,我也是不安的;我是激情的,我也是無助的,我患得患失,還斤斤計較,我很快就明白原來戀愛的滋味,並不只是甜蜜,而是一種五味俱全的味道。   我以爲這樣的情緒和生活會一直延續,直到畢業,然後開啓一段新的人生,可能很苦,應該很累,但我也已經做好了准備,以愛之名,我決定爲了我和何詩詩的幸福未來好好打拼,卻沒想到變化突如其來,讓我和何詩詩都無法防備。多年以後,當我曆經人情世故,感受歲月變遷,我才明白,生活中所有看似突然的轉折,其實都是最合理的命運安排。”   我一向都覺得人性的醜陋離我很遠,也覺得就算世界有那麽險惡,也一定不會發生在我身邊。我就像小說裏的蘇楊那樣盲目樂觀,像只鴕鳥一樣生活在我幻想的小世界裏,視而不見。我知道他開始慢慢變得冷淡,也試圖像網上的帖子裏的建議一樣去挽回他的心,我知道他對我的回應越來越慢,越來越少,但卻不願意面對那最有可能的原因……   然後那一天,我的閨蜜吞吞吐吐地告訴我,她說,她去買早餐的時候,在學校賓館的門口,看到了他和另一個女孩正在裏面走出來。多麽狗血的劇情,不是嗎去黑頭?   所以看到小說裏如此相似的情節,我也忍不住失笑,原來這種事情真的天天在上演,你以爲你看到的是純粹美好,卻不知道每天的分手告別之後,又隱藏著多少你不願意看到的黑暗。   人心變了,就很難挽回了。   已經是強弩之末的一段感情,說分手的時候,或許對方內心早已經沒有了可惜。他答應分手答應得很快,還微笑著說以後可以做朋友。我竟然也微笑著答應了。回到寢室的那一刻,眼前的光亮都似乎隨著關門的力氣一起消失了。我恨自己爲什麽不大吵大鬧,而在分手的時候強做鎮定淡然?爲什麽連眼淚都不想讓他看見?明明是最後一次約會了,卻連對方的手也沒有握緊?   我哭得天昏地暗。那是長這麽大以來最傷最痛的一次。我甚至希望明天永遠不會到來。   我也以爲我會像小說裏的蘇楊一樣,或者沈淪,或者用新的戀情來取代孤單。可是我做不到。   那天開始,去上自習,吃飯,散步,都是和閨蜜一起。   校園裏依然人來人往,漸漸的,還會在操場上偶遇到他和他的新女郎。   世界這麽小。失戀卻這麽漫長。   這個相忘的過程,如果也寫成一本書,恐怕要比一草的這一本乏味得多。時光或許是最好的遺忘藥方。我漸漸走出來,漸漸走到外面的世界,漸漸只在同學的群裏聽到彼此的消息。   他和那個女生……究竟是結了婚,還是分了手Plastic wood?   我並不清楚。我從頭到尾沒有正面見過她一次,群裏的婚紗照又太濃妝,辨不清面目。   我到底是從女朋友變成了尴尬的普通朋友。   我到底是把一段回憶,變成了一段書評internship。   呵呵。

    << Previous Day 2012/11/23
    [Calendar]
    Next Day >>

About InsaneJourna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