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ckck's Journal
 
[Most Recent Entries] [Calendar View] [Friends]

Below are the 15 most recent journal entries recorded in tickck's InsaneJournal:

    Monday, November 2nd, 2015
    5:59 pm
    沒有小菜花生的幽香
    其實西北的冬季也是那麼惹人憐愛,沒有黃酒的溫存,大可以用白酒的火熱相抵,一鍋涮羊肉也未嘗不可;要知道,這裡熱情的老鄉會把你當兄弟一樣,敘敘家常,可不會有南方待客時的冷漠。

    這雪終究是要下的,約九點的時候,窗外的風小了許多,那漫天的塵沙也消失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精靈。一片兩片三四片,到了房檐即刻消逝,這是南國的雪景。北方的雪,沒有那麼婉約,亦沒有那麼淒美,就像西北的漢子一樣,不習慣低聲輕唱,因為他知道委美的曲調不適合這個屬於爺們的地方。

    在朋友的驚呼聲中,雪越下越大,的確,久居南國的人,怎能不為北國自然的妙筆所折服?在這個時候,隱約聽到嘹亮的番號聲,不由得為那一群兄弟開始擔心。異域的北國的雪,可曾顧及那一片生靈?屋子外的雪已經積了半米之深,枯葉和殘枝也早已經被埋沒了踪影,聽不到哀鳴,北國的雪後,一片寂靜。茫茫山野,只剩雪色的世界。
    Friday, August 16th, 2013
    2:59 pm
    最好你忘掉
    我是冬天裏紛飛的一片雪花,偶然負離子直髮落在你飄逸的長發,或許也投影在你的心波,你不必驚訝,更無需害怕;

    我不知道是風是在哪一個方向吹,我是染髮焗油在夢中,你的負心,我的傷悲,但我一定會認清我的方向,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;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,你記得也好,最好你忘掉,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。

    其實西北的冬季也是那麼惹人憐愛,沒有黃Reenex 好唔好酒的溫存,大可以用白酒的火熱相抵;沒有小菜花生的幽香,一鍋涮羊肉也未嘗不可;要知道,這裡熱情的老鄉會把你當兄弟一樣,敘敘家常,可不會有南方待客時的冷漠。
    Friday, July 19th, 2013
    12:02 pm
    黑白條紋的經典
    真正的經典,是經得起時間的考驗,大浪淘沙過後,留存下來的往往是精華。優勝劣汰這一自然規律,在時尚界中同樣適用。話不多說,一起品味曆久彌新的經典條紋吧。

    藍白條紋的活力動感,絕非浪得虛名,讓穿者光彩照人。寬松大圓領,可愛中透著性感,盡情展示清瘦鎖骨。下擺的斜插口袋,是實用性和設計感的完美結合體。

    黑白條紋的穿插,就打破了純色包身裙的單調乏味。修身剪裁,貼合身線,凹凸有致的勁爆身材,一覽無余。小V領修飾臉型,七分袖襯托手臂。

    修身但不緊身的棉質九分褲,正好搭配簡單款型的純棉T恤,舒適健康,還能響應低碳環保號召。腰部皮質腰帶拼接,提升優越感。
    Tuesday, July 2nd, 2013
    10:43 am
    再此祝福你
    其實,我很想和他說些什麽
    可是面對自己的懦弱,我總是無法勇敢地擡起頭來認錯
    我其實很想要放下自己那本不屬于自己(高傲)的自尊
    可是,我需要它來保護我自己,脆弱的我不想求得他人的庇護
    我的力量雖然有限,但我依然希望自己可以讓自己堅強一些,哪怕在外界看來這是一種不被認同的方法



    明日的明日,今日的今日
    我能做的始終很有限,但小辛你是否有這個膽量去面對呢
    去面對你所有的失敗,或是去面對你所有的不公平
    你可以嗎?其實我很擔心你,擔心你能否照顧好自己
    因爲你,依舊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女生
    這個八月,我只能再此祝福你
    Wednesday, June 26th, 2013
    3:29 pm
    我不想做夢
    今天放音樂的聲音,調得略有點聲音偏高,目的是希望因爲可以包裹著我,讓我不去想更多我不想去想的事。

    其實,我的眼睛已經很模糊了,我真的很想可以早點休息,盡快躲進我粉色的被窩裏,讓我可以好好休息,我不想做夢,不想半夜起來喝水,因爲我不喜歡黑夜,因爲你不在,我會感到害怕,而這樣的依戀讓我更加恐慌。

    一天的工作,讓我消耗了很多的體力,眼睛早已疲憊了。而這次上頭給的工作比上次做臨時導遊的工作還要讓我感覺乏困,整一天的語言溝通和不停地寫寫擦擦,讓我有那麽一種衝動,直接消失不見。這屬于逃避吧,不好的習慣,卻成了我想要的借口。

    明天可以幫忙的同事休假了,我其實也會去想明天的自己能否將這些工作做好,不出錯。今天她問我的時候,我還很淡定地說,沒關系,你休息吧,我可以的,做事盡量慢點就可以。可心裏的鼓不知敲了多少次了,這種淡定可真不好拿捏,只能盡量去做好了。
    Monday, April 29th, 2013
    4:48 pm
    永遠沒有答案
    心緒變得不安起來,是什麽原因造成的呢

    每每問自己的時候,我永遠沒有一個答案

    還記得上次問自己,已經是時隔三個月了

    最近這邊的天氣也漸漸熱起來了,這大概和我比較晚熱有關吧。前段兩天我還依舊穿著兩三件衣服,每一個人大概都沒法理解吧。因爲從小身體弱的我,總是緩慢地好幾拍。

    當然,不是我不怕這炎熱的夏季,只是我比平常人的熱度來得更晚一些。而到了秋季轉入冬季,我卻比平常人的冷度來得更早一些。褪去兩件春季衣服,整個人還是感覺輕松了不少電子鉗

    雖然在外不重要的束縛少了很多,可內在的因素依然沒有因爲夏季的高溫而逐漸地褪去。每一次當我遇到轉折的時候,我總是表現得很惆怅,但是又沒有人會知道。

    是我不願意訴說也好,是我不願意讓人知道也罷。感覺自己就是那麽樣的一個人,不喜歡別人介入自己的範圍太多,也不喜歡有人離自己太過接近智慧型手機保護殼

    每一次的尋求,我都希望自己完全可以自理。而非需要太多人的幫忙,或是讓太多人來介入。雖然這樣的想法和做法會表現得很自私,當然這樣的作爲也會讓自己身邊關心自己的人,而覺得自己不被我所重視nuskin hk

    可是那種強烈的感覺,真的有時連我自己也無法去控制。就是那樣的一種需要,在選擇下一條路的時候,我就那樣地一味孤行。昨晚的一場夢似乎又一次地敲醒了我一樣,我的孤行讓我沒有辦法地去阻撓,而我目前可以做的,也是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自己的認真和實際行動來證明吧。
    4:40 pm
    支離破碎的記憶
    連我自己都已發現,我的行爲,思緒,皆在朝崩壞的方向進發。
    同桌對後面的女生說,“你已經可以加我妹Q了。” 他有個腐腐的妹妹。
    我回頭看了一眼,後面的人一副很鄙夷的樣子,“爲什麽?”
    我握了握拳頭,好想不考慮絲毫後果地一拳砸上去。
    你,憑什麽。

    “應該趁現在還能控制自己的時候,人道毀滅掉自己。”
    這麽和同桌說的時候,他笑得好開心。

    今天騰空抽屜的時候,翻出本筆記本,就寫了幾行字——
    我似乎已經把傷春悲秋當做僅剩的依靠,有些難堪。
    自以爲會有這麽一片淨土,永遠的淨土。
    所以才這麽義無反顧,因爲我擁有不存在的退路。
    可眼見著美夢要破滅了。現實的光芒像尖刀,把夢境割得支離破碎。

    還記得那些年我習慣用的言語。
    4:38 pm
    這個可愛的城市
    CD開始慢慢進入了夏季時的感覺,這個可愛的城市,我稱它為可愛的城市。因為它帶給了我很多快樂和幸福,沒有理由不去喜歡它。CD原理上它是我的第二家,在這裡有著和家鄉同樣親切的感覺,就像四季流動著河流,就像全年365天都會有的風聲。在家鄉,我始終都是一個迷路的糊塗鬼,我沒有方向感,也沒有準確的座標,卻在去年報考了駕校,直至現在我仍然不敢相信,我日後可以一個人開車穿梭在這我生活了快20年的城市,我的第二故鄉。顯然,現在的我,還沒有拿到駕照,此時的場景只是停留在腦海中如新香港

    我們總是會拿一些時間去回顧過往,因為它們已經成為了我們不能割捨的記憶,那些美好的不好的,總歸是已經存在。在我的思緒裏,將保留唯一的好,而拋棄所有的不好,這是我對自己唯一的要求nuskin 如新

    在家裡人看來,我的開心總是帶有一點過分,他們總是會去認為我做很多事不經過大腦,不經過思考,亂亂的,想到什麽就說什麽,想到什麽就做什麽。無論多麽嚴肅的事,在我看來都很淡,就像我平時吃慣了的青菜;很淡,就像我平時喝的白水;很淡,就像我每一天都走著同樣一條路上下班。淡淡的味道裏帶著我心裡的小開心,我不喜歡嚴肅地去對待每一個問題或是每一件事,因為那樣會讓我感覺到很壓抑,我討厭這種感覺,它會剝奪我的呼吸,打亂我的思維雪纖瘦
    Saturday, April 27th, 2013
    4:37 pm
    快樂一點點
    好多天,這裏的天氣都透著一股悲傷的氣息。墨灰的天空,周遭彌漫著滄涼的寒氣。細雨綿綿潤無聲。每天七點手機鬧鍾准時響起,慵懶的關掉鈴聲繼續賴床,幾分鍾後便會很不情願地爬起來,必須地埋怨兩句。然後是騎著我的自行車穿梭在一條滿是寂寥的大路上。

       很多時候,當我很努力地揚起笑臉時,那股莫名的心酸就會愈加濃烈。我不是一名愛笑的女子,我淡漠冷然。陳醫生的《看穿》有唱:每個人 都會很習慣/碰見了人 先做表面/每個人 都會不習慣/看見了人 真誠爲先。只是先做表面,所以,會有很多:您好,對不起,不好意思,沒關系,謝謝,您慢走,再見……

       常常,看到某個神似的眼神,某個神似背影,某個神似的動作,某個神似的人,即使是隨意間看到某個不神似的人,就會發瘋似的開始思緒泛濫。是想念,深深的。經常在感到難過時擡頭眺望天空,試圖尋找你柔和溫暖的笑臉,而最後只是剩下我一聲無奈的歎息。“思念不聽話,自己跑出來”,“一思念就撕裂靈魂”。思念已經深深地侵蝕著我的血肉和骨頭,回首2011年的過往,連感慨都覺得費勁,自從完結《手心向陽,手背微涼》這個故事後,突然深深地對文字感到陌生,于是在博客裏消失了一陣子,偶爾會登陸,看看大家的動態。心,有時候像被掏空了一樣,好比一口幹涸的枯井,那種對水有著強烈的渴望,大概許多人會明白吧。時而有風,掀起一波塵土飛揚,席卷一地的枯葉飄揚墜入井口,落到悲涼的井底世界,那是無邊無際的暗黑般塵埃落定。

           好幾次看到一個男人的側臉,我都錯認爲是你。我只是覺得可笑,爲什麽要死盯著人家,多麽希望那個便是你。無論如何總要睜大眼睛認清那人。哦……只是原來不是你。我想念你的時候,你從來都不會出現。

       昨晚,你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,我已經沒有再有過激的情緒,冷淡得連一句問候也沒有。你尴尬地站在那裏,你問我,什麽時候放假呢?

       十分鍾後,你很無趣地離開了。我倔強地覺得,從前我們那麽需要你的時候,你也從未真正關心過我們。如今可以自力更生的我更不需要你假惺惺的關心問候。當然,高傲的你更不會請求我們的原諒,而我也可以理所當然地繼續恨你。其實,很多時候都會很想念你,會幻想過很多你愛的方式,只是更多的,已經不需要你的出現,如果可以,就讓你住進我的思念裏吧,這樣,我會快樂一點點。
    Wednesday, April 24th, 2013
    4:35 pm
    與愛情打了個招呼
    那天陽光很猛烈,蘇林建帶著葉子瀾到鄉村裏踏青。鄉村的風吹來一陣淡淡清新的青草花香的味道,他們踩著曆經風雨洗濯過後的黃泥土路,路旁漫地遍野綠油油的嫩青草和色彩斑斓的小野菊,遠處一座座聳立山巒,山頂處依稀氤氲著白霧,像極了仙境。葉子瀾第一次覺得世界的美麗,她興奮得情不自禁地牽起了蘇林建的手,另一只手指向了遠處的峰頂說,“你說那裏會不會住著神仙?”

    蘇林建好笑著忍不住摸了摸葉子瀾的頭發,說,“別傻了,你真相信有神仙啊,你爬到頂你就會發現,當你身處其境,再也不是你所夢幻的仙境了,那裏山還是山,草還是草,花還是花,樹也只是是樹,沒什麽別的區別的,如果說要有差別,那可能是我們的心境會不一樣吧。”

    蘇林建的這個舉動讓葉子瀾整張臉瞬間通紅,她下意識地放開了蘇林建的手,急忙害羞地低下了頭,像個做錯事的孩子,那顆小心髒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救世軍卜維廉中學40週年校慶

    當蘇林建發現自己做的舉動有些暧昧時,也尴尬得不知所措,又開始口吃起來,“對……對不起,走了那麽……那麽久,餓了吧?附近有家火鍋店,我經常去的,我……我帶你去吃吧,很好吃的!”

    葉子瀾笑笑,乖巧地點點頭。

    她隨著蘇林建來到鎮上一家很暖色系的火鍋店,由于正值夏季的原因,店裏生意慘淡,店主一看到有客人更是熱情招待禮貌周全。他們坐下點好菜式後,蘇林建發現葉子瀾一直在抿嘴偷笑著,好奇地問,“你一直偷笑什麽,說出來我也……不會是我臉上有什麽東西吧?”說著蘇林建下意識地用手抹著自己的臉Cable manufacturer

    葉子瀾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頭,解釋道,“你看,這裏就我們倆诶,像不像我們包場啊,我只是覺得我長這麽大,還沒試過包場吃飯的呢,呵呵,好浪漫!”

    蘇林建聽了撓撓自己的腦袋瓜,笑著說,“那我倒是經常來包場的,我挺喜歡吃火鍋的。不過我這是第一次帶女孩子‘包場’……”

    話一出,暧昧的氣息愈來愈濃,兩人相視一笑也沒有再說話。有種感覺,朦朦胧胧的,好似關于愛情,她站在他的面前,他站在她的面前,彼此深情對視著,明明想擁抱彼此,卻誰也沒敢先邁出這一步,生怕自己的魯莽令對方落荒而逃。

    葉子瀾天生怕熱,又容易出汗,其實她很怕夏天吃火鍋,所以這次吃得大汗淋漓,而她又忘了帶紙巾,現在汗流浃背,就連整張臉也挂滿了汗珠,這顯得特別尴尬。蘇林建拿出一包紙巾拆開,遞給葉子瀾一張紙巾說,“不好意思,我不該夏天帶你來吃這個的,下次我帶你去吃別的,我們冬天再來吃火鍋好了。”

    葉子瀾接過紙巾,看著他很真誠卻又充滿內疚的表情,心裏一股暖流在心窩流串,或許她喜歡與這個男人相處的感覺。

    當夕陽染紅了稻田的時候,葉子瀾也要准備坐車返程離開了。蘇林建送她回車站買了票候車,兩人突然變得特別沈默,心開始變得慌亂,好怕一轉身從此就此錯過了。而在同時,兩人卻異口同聲,“你……”

    葉子瀾對這默契感到瞬間的錯愕,然後說,“你先說吧?”

    蘇林建紳士地說,“還是你先說吧。”

    葉子瀾抿嘴笑了笑,問,“我以後還能聯系到你嗎?”

    蘇林建點點頭,向葉子瀾要了手機號和QQ號碼,于是兩人交換了自己的聯系方式。

    車來了,兩人突然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,這一天過得好像放電影一樣,時間是一把手,將這段影片拉得特別快,男女主角才開始相識,卻跳過了很多些什麽,硬被它拉到了接近尾聲。
    Thursday, January 3rd, 2013
    11:31 am
    留戀這裡
    三年了過的好快,我在這裏呆了三年慢慢的都釋懷了,覺得這裏還是好,沒有開始那樣糟糕。要離開了,還是有些小留戀,也許很久很久都不會再來這裏了。南充-----一個呆了三年的地方,也是我最美好的時光留在了這裏。

     

    在這裏我度過了我那所謂的大學生活,呵呵。。。在這裏有你們陪我度過了我的大學三年。謝謝你們。。

    現在在准備去那邊了,心裏還是無數次的想象去那邊的生活,不知道會是什麽樣子的,可能開始會孤單生活工作剛剛開始也會很難,什麽都還是要去面對。

    沒有誰一開始都很順利,我不是富二代不是白富美什麽都還是要靠我們自己,我現在什麽都還沒有,不過我不灰心,因爲我還年輕。目前的狀況我還有時間去改變它。

    我也希望他可以相信我。多點信任有何不好。

     

    我留戀這三年裏的一切,說不完的人和事。還有食堂那位每次都給我幾個多打飯菜的漂亮阿姨,我一直都記得。。。

    希望你們都好。。。
    Wednesday, December 19th, 2012
    11:04 am
    油菜花
    周末去郊遊踏青。油菜花開了。豌豆花也開了。還有好多星星點點不知名的小野花在草叢中競相開放著。老公在小池邊釣魚,我和女兒踏足在鄉間纖陌。陽光朵朵,在林間跳躍。聽溪邊小橋流水,登高看山巒起伏,看漫山遍野金燦燦的油菜花。伸出手掌,捧住陽光。心裏湧出深切的感慨:活著,真好網上公關



    哪怕生活仍然不留情面,帶給我苦痛和折磨,但跟這明晃耀眼的陽光相比,一切又算得了什麽。人間最苦是情衷。就讓時光慢慢淡漠了往日情懷吧。過去和現在的衝撞會攪亂時空,人被分裂。只能築起高牆,讓往事擋在城外。



    道路險且長,未來安可知onine reputation management

    能在婚姻裏安穩,便是我的福份。



    今日作業~,翻譯藍色字體部分invisalign~
    Friday, November 23rd, 2012
    5:31 pm
    我們
    那是我們的開始。我成爲寢室裏第一個有了男朋友的女生,我們的幸福成爲她們所有人羨慕的焦點。我們總是一起去食堂,一起去自習,一起去操場散步,一起去圖書館牆角餵貓,日子過得不緊不慢,我們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,走路的時候總是十指緊扣,想要把對方扣進自己的心髒裏。   這是我們的第一年。然後就有了第二年,我以爲只要我們繼續走下去,總會有第三年,第四年,然後是畢業,見家長,結婚……一年又一年。   難道蘇楊就沒有這樣想過嗎?   “總之,在畢業前擁有何詩詩的日子裏,我是幸福的,我也是不安的;我是激情的,我也是無助的,我患得患失,還斤斤計較,我很快就明白原來戀愛的滋味,並不只是甜蜜,而是一種五味俱全的味道。   我以爲這樣的情緒和生活會一直延續,直到畢業,然後開啓一段新的人生,可能很苦,應該很累,但我也已經做好了准備,以愛之名,我決定爲了我和何詩詩的幸福未來好好打拼,卻沒想到變化突如其來,讓我和何詩詩都無法防備。多年以後,當我曆經人情世故,感受歲月變遷,我才明白,生活中所有看似突然的轉折,其實都是最合理的命運安排。”   我一向都覺得人性的醜陋離我很遠,也覺得就算世界有那麽險惡,也一定不會發生在我身邊。我就像小說裏的蘇楊那樣盲目樂觀,像只鴕鳥一樣生活在我幻想的小世界裏,視而不見。我知道他開始慢慢變得冷淡,也試圖像網上的帖子裏的建議一樣去挽回他的心,我知道他對我的回應越來越慢,越來越少,但卻不願意面對那最有可能的原因……   然後那一天,我的閨蜜吞吞吐吐地告訴我,她說,她去買早餐的時候,在學校賓館的門口,看到了他和另一個女孩正在裏面走出來。多麽狗血的劇情,不是嗎去黑頭?   所以看到小說裏如此相似的情節,我也忍不住失笑,原來這種事情真的天天在上演,你以爲你看到的是純粹美好,卻不知道每天的分手告別之後,又隱藏著多少你不願意看到的黑暗。   人心變了,就很難挽回了。   已經是強弩之末的一段感情,說分手的時候,或許對方內心早已經沒有了可惜。他答應分手答應得很快,還微笑著說以後可以做朋友。我竟然也微笑著答應了。回到寢室的那一刻,眼前的光亮都似乎隨著關門的力氣一起消失了。我恨自己爲什麽不大吵大鬧,而在分手的時候強做鎮定淡然?爲什麽連眼淚都不想讓他看見?明明是最後一次約會了,卻連對方的手也沒有握緊?   我哭得天昏地暗。那是長這麽大以來最傷最痛的一次。我甚至希望明天永遠不會到來。   我也以爲我會像小說裏的蘇楊一樣,或者沈淪,或者用新的戀情來取代孤單。可是我做不到。   那天開始,去上自習,吃飯,散步,都是和閨蜜一起。   校園裏依然人來人往,漸漸的,還會在操場上偶遇到他和他的新女郎。   世界這麽小。失戀卻這麽漫長。   這個相忘的過程,如果也寫成一本書,恐怕要比一草的這一本乏味得多。時光或許是最好的遺忘藥方。我漸漸走出來,漸漸走到外面的世界,漸漸只在同學的群裏聽到彼此的消息。   他和那個女生……究竟是結了婚,還是分了手Plastic wood?   我並不清楚。我從頭到尾沒有正面見過她一次,群裏的婚紗照又太濃妝,辨不清面目。   我到底是從女朋友變成了尴尬的普通朋友。   我到底是把一段回憶,變成了一段書評internship。   呵呵。
    Thursday, November 15th, 2012
    10:33 am
    最後的戰役
    窗外一陣尖響,驚醒了正在熟睡的我。往窗外看,哦,原來是一群小孩在放煙花啊!
    恩?春天來臨了?不知道啊....時間過的真快 啊....
    煙花“咻”的一聲竄到天空中,綻放出絢麗的火花,最後漸漸消失....飄渺飄渺的,若隱若現的....
    就好象美好時光來的快,逝的也快....
    春天來了嗎?爲什麽,我的世界一直都是冬天呢?
    想想,也是吧
    其實,是這次考試考差了而已。
    我知道沒有什麽(借口),也不會有什麽人相信...可我還是想說(我失敗了)...
    只知道等待...是對時間的叛逆...而不去改變....(失敗乃是成功之母)這一類的話對我已經沒有什麽意義了...
    起床穿衣,洗臉漱口,最後,還帶上外婆給我買的MP3。我很喜歡那個MP3,不僅因爲外表是我最喜歡的黑白色,而且,裏面我還下了我喜歡的周傑倫的好多歌:從娘子到雙截棍,七裏香到夜的第7章....
    當看到QQ聊天輸來的字體...心傷...無言以對...在回想....
    (老師在講...到底有沒在聽呀)
    在腦海那殘存的碎片...過去的...一點點被我重新拾起...跟同學打鬧,跟老師玩耍.....可這都已經成爲了永久了回憶...再美的回憶也只是曾經吧....“我放下槍回憶去年一起畢業的學校,而眼淚一直都忘記要掉...”

    我跟同學說過,我喜歡捂著被子聽歌是因爲我覺得,這樣使呼吸更困難後,有種死亡來臨前的威脅,我喜歡這種刺激。而換來的,卻是同學們迷茫的眼神...哪像現在?同學都沒有以前的好,一點也談不來.是不是我們的溝通方法不對呢?....
    “我留著陪你強忍著淚滴,有些事真的來不及回不去....”
    再美的回憶也只是冰冷的淚滴...
    我已經受夠了,如果死能讓我回到過去生活過一天,那麽我願意,
    有人說我是一個活在過去的怪人...我不介意...真的...
    (想回到過去...試著認故事繼續...)
    因爲,現實已經不能讓我還感到自己活著。
    上帝把所有人都騙了,在這個充滿罪惡的世界裏,連呼吸都在說謊....
    耳朵上挂著MP3,眼角上挂著絲絲晶瑩的淚珠,而手上,卻拿著....
    “你臉在抽搐就快沒力氣,家鄉事不准我再提....”
    那考試用過的筆,畫出死亡的旋律....
    “我留著陪你最後的距離,是你的側臉倒在我的懷裏,你慢慢睡去我搖不醒你,淚水在戰壕裏決了堤....”
    我的最後一滴淚水,緩緩留下....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21世紀,再次重複著曆史的戰爭年代....這是無硝煙的戰爭,學生,便是這次戰爭的犧牲品...
    有多少痛苦,悔恨,邪惡,淚水,無奈,憎恨充斥著這世界?又有誰站出來維護和平、正義?有誰?有誰...?
    Monday, November 5th, 2012
    11:46 am
    原來愛情是這樣
    有時和一些人閒聊,會聊到感情問題,對方都可以抱著超然淡定的態度對待,甚至說唯有不在乎才會避免在愛情裏不受傷,可以做永遠的勝利者,可是她們卻不知道愛情裏唯一能夠不在乎的原因就是不愛了,只有不愛才能真正不在乎,因為上心,所以傷心,不上心的,無論對你做了什麼,你都不會傷心,上心的,即使對你什麼也不做,也會讓你傷心至死。
    有些時候周圍人會說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了?你曾經不是對感情很有一套嗎?你不是別人情感問題的諮詢師嗎?你怎麼就這樣淪陷了呢?她們不知道其實愛情跟其他學問不一樣,你愈深入其中,就愈會發現自己的無能和無知,愛情並不是有跡可循的範本,我們並不能跟著已有的模式或套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可以的,越是演技出眾的人其實都是未曾真正投入的。愛情是沒有法則,沒有模式的,它是男女博弈的最高境界。
    愛情裏最可怕的應該是習以為常,我們最怕的是感情漸漸變淡漸漸把對方看厭,漸漸把對方的付出當做理所當然,漸漸吝嗇於付出,漸漸的讓感情由100度的沸點降至零下幾度的冰點。但能夠讓愛情永葆新鮮的人少之又少,於是一些人就在相互厭惡中繼續著生活,而一些人則選擇了分道揚鑣,開始另一種愛情加減法。
About InsaneJournal